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开心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寻找自己的快乐方式

 
 
 

日志

 
 

关于粤语“惠河话”现象  

2012-12-26 18:51:30|  分类: 我的帖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词】惠河话 客家话 粤语 潮汕话 方言 语言 东江族群 广府民系 潮汕民系 福佬民系 缚娄古国 中原古汉语 东江 惠州 博罗 河源 龙川 赵佗 炎黄子孙 华夏后裔
  【概要】
  1、本话题只说“惠河话”现象,本质的内容有其他同学去说;
  2、本话题中的“惠河话”系指刘叔新所定义的“粤语惠河系”方言;
  3、本话题中的“惠河话”不讨论归属问题;
  4、本话题假定广府、客家、潮汕各民系及惠河话族群都是由中原南迁入粤的汉族;
  5、本话题假定“惠河话”并非缚娄古国国语或其他原住土住居民语言的遗存;
  6、本话题多以借助史料以本人思考、分析和推理为主,少有真凭实据相佐,主观臆断在所难免,如看着不顺眼,尽可扔些砖头拍过来。
  ~~~~~~~~~~~~~~~~~~~~~~~~~~~~~~~~~~~~~~~~~~~~~~~~~~~~~~~~~~~~~~~~~~~~~~~~~~~~~~~~~~~~
  水为生命之源,向水而行,依水而居则是人们寻求生命繁衍的本能。这就是人们将江河喻为母亲河的缘故。东江,则是东江两岸人民赖以生存的母亲河,无分系属、无分宗族,千百年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母亲河。

  无论是民系的归属还是方言的归属,现居闽、粤、赣绝大多数的汉族,都是从秦汉至明清时期经数次,由中原南迁而来,学界或民间均公认这一点。

  那么我们一起来看看东江两岸人民的祖先走过的千年轨迹。

  秦汉时期,由于战争、战乱或自然灾祸迭起,操古汉语的中原汉族大量南迁至岭南的赣、闽、粤等地,分别形成福佬闽系、广府粤系的祖先,各系族群与原住土著黎、瑶、畲等民族冲撞、融合分别发展形成不同的方言。

   另外经赣入粤沿东江一线,因其水运交通便利,土地肥沃,部分南迁汉人分别依水沿东江两岸择地而居,由此形成自今龙川、河源、惠州、博罗沿线绵延200余 公里的东江族群分支。该族群与同期南迁的闽西、粤东、粤西移民虽然操同渊同源的古汉语,但经过数百年与原住土著居民的冲突、交流、融合及贸易往来,原来的 古汉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于是东江沿线两岸形成了“惠河系”方言的带状分布。由于时间的延续及空间的阻隔,形成惠城话、博罗话、水源话、龙川话等之间 的差异。当然,由于文化的传承、水运交通便利及频繁的贸易往来,惠河系方言仍然会保留相对的一致性。

  另有学者提出(“惠河系”方言)“惠州(惠城)话系先秦古缚娄国国语”,此论不足为信。依据史料记载及考古发现证实,缚娄古国确有存在的可能。但在秦赵佗灭缚娄后,缚娄国已不复存在,幸存的缚娄国遗民零星的散落逃亡各地,流落失所,缚娄国语自然也是烟消云散。随赵佗大军南迁的中原汉族成了东江中下游的新主人,中原汉语自然成了占统治地位的通用语言,这应该就是“惠河系”语言的雏形。

  与东江族群同期--秦至西晋末期--或先、或后期迁入粤西、粤东及闽等地的族群分别形成了当今的广府民系、潮汕民系及福佬民系等,均属炎黄子孙、华夏后裔,语言同渊同源同理。

  东江两岸做为粤东与粤西交界区域,左有同期入粤的广府民系,右有独具特色的闽西和潮汕民系,文化、语言、风俗及建筑风格相互渗透、交融,在语言上无可避免的会受到上述两种文化及语言的影响。

   隋唐之前,自秦经西晋由于先期入粤的汉族,本着先入为主的原则,此时尚未形成“客居”的意识。唐末安史之乱后,再次形成大量中原汉族南迁至闽赣粤。此时 距东江族群南迁已过去800余年,当初同操中原古汉语的东江族群与先、后期迁入的族群在语言上已经发生巨大变化。800余年的间隔、数个朝代的更迭,足以 改变一个民系的语言及风俗习惯。致使后期东坡谪惠时听本地话如听“鴃舌”(巷语纷鴃舌)。(题外话:假如现代一个的90后美女或少年穿越到明清时期的北京 城,用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去到大观园跟宝哥、宝妹们去交流时不时的夹杂几句英文、网言网语,大观完的少男少女们恐怕也是如听“鴃舌”。这个假设要说明的就 是,任何一种语言或方言都是在发展中不断变化的,辩证的方法说,在变化中求发展。)
 
   南宋末期金人南侵,为逃避战乱,中原汉族再次大规模陆续南迁至赣闽粤三省交界区域。此时东江两岸的富庶区域已被先入为主的早期南迁汉人占据。自此形成先 入为主后来为客的意识。由于后来为客,为避免与先期定居的居民发生冲突和矛盾,后期迁来的汉族只能选择较偏远的粤北、粤东山区,形成相对封闭、自给自足的 小农经济体系,与外界的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相对较少。其建筑风格不如广府建筑的庄重和严谨,也与潮汕建筑华丽、奢侈的外观相逊,其外观表现得朴素、紧凑和 低调,并以实用为主。围笼屋、四角楼的建筑则明显是出于防御的需要。
  
   无论是后来为“客”的移民还是先入为“主”的东江族群毕竟同根同源,经元、明两朝300余年的过渡及休养生息,先后迁入的各族群已经能够和平共处,和谐 生活,相互间文化交流及贸易往来、通婚等日益增多,语言间的相互渗透和影响也就再所难免。各自的语言虽不能相互同化,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特征恰恰 是语言发展的自然规律。尽管如此,“主”、“客”之间语言的差异仍然明显存在。同时,由于东江流域特殊且优越的地理位置,左、右各携广府及潮汕民系,粤 北、赣南及粤东北又有稍晚期入粤的汉族,使东江中下游流域自然的形成了一个文化交汇点。体现在语言上,“惠河话”就形成了似粤非粤、似客非客、似闽非闽的 “三点式”特征。

   宋、元至明末清初期间500余年间,仍然不间断的有来自粤北的移民再次迁徙至东江下游两岸,即今惠城、博罗周边投亲靠友,并融入到先期移民至此的东江两 岸族群之中,“惠河话”自然也成了这批新移民的通用语。由粤东兴梅地区迁徙来而来的移民则分别定居在今西枝江、淡水河两江四岸的大片区域,并延伸至今深圳 龙岗、宝安等地。该批移民仍然保留着原兴梅地区原有的生活习俗、语言特征及建筑风格。因水运交通便利,空间距离很近,这样就与东江沿岸早期移民保持着密切 的贸易往来,语言之间相互渗透、交融,同时又保持着各自的独立。

  有学者引用《后汉书?南蛮传》记载:虽置郡县,而语言各异,重译乃通,所记词句论证“惠河话”与其他语言的不同。其实《南蛮传》所指并非今惠河区域,而是指“凡交趾所统”,即当今的越南北部区域。因此,愚以为,“惠河话”无论其归属为何,但它一定不是“缚娄古国”的国语,也不是任何原住土著居民的语言,而是同样源于中原古汉语。在其发展过程中分别接受了广府语言、潮汕语言及客家语言影响的汉语方言。当然,影响是互相的,“惠河话”也同样会对上述几种方言会有一定程度的渗透。

   客家话的形成多数学者都将其定位在宋元或明清以后,即客家人大量南迁的时期。这种提法忽略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在客家人南迁岭南之前其民系所固有的语言已经 存在,“客家话”、“客家语”、“客语”等提法则是在南迁以后才形成的一个新的概念。其民系原有的同样源于古汉语的方言在数次南迁过程中或在南迁以后可能 会有少许变化。因“客家”族群规模较大,分布范围较广,语言相对保持着一致性。赣南、粤北、粤东客家虽有山川相隔数千余里,但语言沟通基本无碍。“惠河 话”深处在客家方言包围中的东江流域内,受客家话的影响自然会有一些。

  无论何系何属,都系炎黄子孙、华夏后裔,同根所生,相煎何急。
  评论这张
 
阅读(6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