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开心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寻找自己的快乐方式

 
 
 

日志

 
 

[转载]惠州客家围屋初探 作者林慧文  

2012-02-29 13:23:32|  分类: 探访古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转载自:西子湖畔●惠州文化
  本文的惠州客家围屋有两个基本定义,一是指在惠州特定区域内的客家围屋;二是指惠州客家族群定义的围屋。因此本文是以惠州客家族群作为特定的叙述对象,是以惠州客家族群居住的,有着独特建筑特征的客家围屋为主要范围划定的。
  一、惠州客家围屋的大略分布
  惠州客家围屋在惠州地域的分布,主要分三个大片:
  一 是以惠阳淡水、秋长为中心,即东江河东南面的惠阳片区加上惠东县的西部(称下惠东)片区。这一片区或谓之“淡水客家”,是惠州客家的代表性区域。今东南亚 华侨中的客家人,很多都属于这种客家。这一片区的客家围屋现在留存的数量较大。由于有比较清晰的梅州客家渊源,所以这一片的客家围屋具有较强的梅州客家围 屋的风格。同时,又因其地处平原丘陵地带,近海,这一片区的客家人又与势力很大的原住民形成争锋之势。这些条件,使这一片客家围屋大多形成一种恢宏大气的 风格,特别是以东江为主要特色的大型城堡式方形围屋,主要就出在这一区域,体现了惠州客家围屋的代表性区域特征。
  二是以多祝、安墩为中心的惠东东 北片区,称“上惠东客家”,因其与紫金县接壤,离梅州地区最近,故语音较为接近上述客家的发音。但这一片的客家围屋因其大多尚在山区,所以,又相应较少大 规模的围屋,尤其较少城堡式大型围屋。从这一片区遗存的围屋来看,所存的围屋已较少。主要原因,应该是该区域偏于山区,原本的围屋规模大多较小,建筑较为 简陋,所以很快湮,被其他建筑所替代。
三是以东江河北岸、博罗龙溪、横河、响水,龙门县永汉、麻榨等几个客家镇为代表的片区,习惯称“博罗客家” 或称“龙门客家”。由于这一客家片深入到惠、粤方言的腹地,从语音、词汇,甚至所唱的客家山歌到居俗等来看,都明显受广府和惠州本地文化的影响,所以,这 一地区的客家围屋往往接受了较多的东江本地和广府建筑风格,有的直接就是客家民居和广府民居的一个完整的结合体,形成了另一种别具风格的客家围屋。这一片 区的客家围屋遗存较少,显零星分布。
  二、惠州客家围屋的主要建筑特点
客家围屋,顾名思义,是客家族群主要的风俗特征民居,遍布于粤、赣、 闽的客家地区,但各地称谓不同:赣多称“土围子”,闽称“土楼”,粤北的客家有称“四角楼”的,而广东的客家中心梅州,则多称“围龙屋”。惠州的客家围 屋,当地的客家人一般都称“围屋”;有些由于外形、结构变化较大,特别是方形围屋,则以××楼、××屋名之。惠州所遗留的客家围屋,不管是半圆型,或是方 型,或是具有粤西风格的围屋,其实都有这些客家围屋的共性建筑特点,主要是:采用中原汉族建筑工艺中最先进的抬梁式与穿斗式相结合的技艺,选择丘陵地带或 斜坡地段建造围屋,主体结构为“三进三厅两厢一围”,即结构以中间的正堂或堂屋为基准。正堂一般是二进至三进,呈方形结构,分为上堂、中堂和下堂(三 进)。正堂左右两旁有同样是方正结构的横屋,简称为“横”。自正堂向外以同心半圆形的房屋结构一层层扩张,每一层称为一“围”。围龙的层数和一侧横屋的排 数一般相等,故形成有“两堂两横一围龙”(中间有个正堂、两侧各有一排横屋、对应一层围龙)、“三堂二横一围龙”或“四横一围龙”(一围龙对应两排横 屋)、“四横双围龙”(两层围龙)等等。
这些客家围屋,屋前一般都有一个半月形的池塘,有学者认为这样使得客家围屋从总体看如同一个太极的图 案,陆上屋为阳,屋前水为阴,取阴阳调和为意;整座围屋以正堂为中轴核心,显示了祠堂建筑在客家人宗族观念的核心地位;整体的布局风水,是依山傍水,即一 般座建于小山坡,前置风水塘,由风水塘至主建筑,依由低向高的走势,呈现“步步登高”或“步步高升”的风水走向。以上这些风水布局,其实都是客家传统礼 制、伦理观念以及风水俗信的具体表现。
  三、惠州客家围屋的主要类型
  惠州现存的大量的客家围屋,从外形和内部构造上呈现一种多姿多彩的特色:或半圆,或方型,或方型加小半圆,或回型,或马蹄型,或一围,或多围,或低矮,或高大恢宏等等。这些五花八门的围屋,体现了一定的规律,大体可归为三种类型,即半圆形围屋,方形围屋和粤西风格的围屋。
  1、半圆形围屋:
半圆形客家围屋属惠州客家族群迁入惠州的早期类型,因而其建筑风格保留了较多的客家原住地风格如兴梅地区的围龙屋风格等。这类半圆形围屋以半月池塘、屋场、府第式祠堂、半圆围屋结构成一种围状屋宅,一围、两围,甚至三围,构成了一种较有特色的客家围屋结构。
惠 州的半圆形围屋遗存数量不少,除在秋长、淡水为中心的客家片区还大量存在外,也在上惠东片以及东江北岸片,就是博罗、龙门的客家人群居地乃至极少部分粤语 族群村庄存在。客家族群有之顺理成章,粤语族群有之,则完全是一种族群被同化现象:比较有代表性的如龙门地派镇渡头村的围屋,为粤语流行区,村民均讲白 话,但他们居住的半圆形客家围屋有着相当典型的梅州客家族群文化印记。经查族谱,赫然见该村于道光四年(1824)由梅州兴宁县迁入,其围屋风格与当代兴 宁遗传下的农村传统围龙屋如出一辙,完全属于客家族群的遗存物(图:龙门地派半圆的客家围屋)。当代村民流行白话甚至根本不懂讲客家话,则是由于该村完全 处于被粤语区包围而长期同化的结果。这些围屋,属低矮、小型的,已随时代的演化大部分已坍塌湮没,留下的小部分,今也大多已成废弃的危房。
相比之 下,现今保存较好的则是一些较为大型的半圆围屋。大型的半圆形围屋比较有代表性的有秋长的周田老屋,铁门扇“南阳世居”老围屋、黄竹沥叶氏老围屋与石狗屋 等。周田老屋始建者顺治年迁入惠州,康熙初年(1676)建房,属第一代客家人的建筑,一般认为是惠州最早的客家围屋之一。从表面看,其城堡式的风格突 出,前后左右均围起两层高的围墙,但其内置结构,却是完整的客家围屋“四横双围龙”结构;比较有特点的是,其围墙的后围,虽然靠后山坡而建完全可将之拉 直,但建筑者还是将它建成圆弧形(图:周田老屋的圆形后围墙),表现了惠州早期客家围屋中强烈的梅州围龙屋的客家居宅文化气息。
另两座铁门扇“南 阳世居”老围屋,建于康熙34年(1695),黄竹沥老屋建于清代康熙29年(1690),也属惠州最早的客家围屋之一。据传两座围屋初建者是兄弟,都属 在惠州的第一代由梅州迁入的客家人,故所建的客家围屋,兴梅地区“三进三厅两厢一围”的原风格比较完整。另一座石狗屋为其第二代建筑,从其内置风格看,由 于还属族群初迁的客家围屋建筑,所以,都还保留着比较典型的半圆客家围屋的民俗风貌。(图:石狗屋的围龙)
    这类围屋,在惠州遗存最多、布局最集中的地方主要在惠阳秋长的周田、铁门扇、高岭、茶园一带,
  2、方形围屋:
  惠州,包括历史上所辖的深圳、河源等地,其现存的数以百计的城堡式方形围屋,大多都以大、中型存于世,形成了具有强烈东江特色的、气势恢宏的客家围屋系列。这类围屋,一般清中期以后才开始出现,一直到民国时期,使用则一直延至今日。
据 相关资料记载,方形的客家围屋包括了正方形和长方形两种,在梅州北部各县有零星分布,赣南也有发现,但是,一般以中、小型居多。最大量的、超大型的,而且 是气势恢宏的,还是主要集中在惠州的客家区域。惠州传统属地河源、深圳等地现存的清中晚期到民国的客家民居,也大多属这一类型。
惠州的方形围屋属 长方形围屋,大概的结构为:四周以数层高的土墙或围墙围合,围内为通廊式住房,中心形成一个矩形内院,但内置结构,基本上还是循半月池塘、三进祠堂、两横 一围龙、两横两围龙等的结构,依山傍水、逐步登高的风水走向等客家围屋的基本要素,对外封闭,对内敞开,围子多以四面炮楼枪眼环顾四周,远看似一个稳固坚 硬的堡垒。
惠州的方形围屋,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位于惠阳镇隆大光村的崇林世居,位于惠阳新墟塘口的大塘世居,位于惠阳秋长周田村的碧滟楼,位于惠 阳淡水洋纳村的曲水楼,还有惠阳镇隆的长龙墟、秋长的会龙楼、沙田的隆兴楼、惠东白花的冯大利楼、龙门永汉的鹤湖围屋等。惠州境外,河源、深圳、香港等 地,由于与惠州地域的牵连关系,遗存的同类型围屋不少,形成了一种具有东江地域特色的大型城堡式方形客家围屋系列。
  3、广府风格的客家围屋:
  上 述的大塘世居、鹤湖围屋等,均是具有广府风格或曰粤西风格的客家围屋。广府风格主要体现在风水坐向设计、锅耳形建筑装饰及方形结构等。广府风格的住宅往往 以门廊转向、流水回转等风水取向见长,显得曲折多变。方形围屋一旦和这些建筑风水结合,加上广府、粤西普遍所见的锅耳形房耳和方形结构,便形成了较强广府 风格或曰粤西风格的客家围屋。这种围屋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龙门永汉鹤湖村的鹤湖围(图:龙门永汉鹤湖围)。作为第一代梅州客家人所建的鹤湖围,不象客家人迁 入惠州第一代人常建的那种半圆形客家围屋,却是一种方形围屋建筑:锅耳房主体构造,环围的流动护城河,入围大门不正对宗祠,而以旁设渡河而过,内部结构多 有广府建筑常见的纵横排屋结构。但是,其从祠堂设置的中轴位置,到“三堂二横一围(只是直围而不是圆围笼)”的整体构造,以至半月形风水塘、“逐步向上” 的地势风水等,却突显出其客家围屋的典型遗韵。作为第一代客家围屋,其形成此特色的原因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刚迁入的客家人,按民俗心理,他们必 定是要建回自己原有的那种适合自己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住宅形式。但是,由于该围屋处于粤语区域的腹地,受广府文化的重重包围;从建造风格看,显然为当地粤语 区域的工匠所为,于是,两种建筑风格在此交融,出现了具有强烈广府风格的一种特姝客家围屋。
  四、惠州客家围屋的界定和认识推论
  1、惠州的客家围屋的界定
从惠州的一些新闻报道中,还有旅游资料、文章,甚至一些政府的文本等,经常将 惠州客家围屋的范围拓得很宽,将大量唐宋元以前就出现的大量多进多横府第式住宅也划到客家围屋的范畴,因这类典型的民居,不仅在当代的东江两岸本地话区域 大量存在,同时在以广府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也大量存在,特别是这些“广府”或曰“东江本地”的代表性建筑,其建筑风格和基本结构明显异于清初以来的惠州客 家围屋;还有一些已完全形成了围屋模式,但其从建筑风格到内在结构,都具有广府和东江本地族群或福佬族群传统建筑的典型风格:一般没有半圆形池塘,祠堂位 置没有固定性,有些围还有神庙或土地祠出现;建筑布局常以大门和主巷道为中轴线,左右两边的排屋一字排开,根据排数多少向后一直延伸,围屋的规模大小也由 排屋的纵横数多少决定;排屋以带门罩齐头屋为常见;福佬的围屋更无中轴概念,强调回转的建筑风水,--------这类的围屋,还有一个显著的规律性和特 点就是,原建房者和原居住者都不是客家人,或为讲惠州话的“本地”人,或为“福佬”人。因此,准确界定惠州客家围屋,应把这一部分东江两岸最常见的府第式 建筑排除在外;对有“围”特点的建筑,也并不能一概以与“客家”拉上关系。以惠东多祝古村围皇思杨为例,属典型的福佬风格民居,原建者和原居者也是福佬 人,因其属围村,一些报道或政府文本,甚至连博物馆这样的专业单位,都把它列入惠州客家围屋范畴,有的还用上了“典型客家风格”的定义--------这 在族群分类上肯定是属于错误的结论。因此,准确界定惠州的客家围屋,是我们准确认识惠州客家文化,以及研究惠州客家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乃至惠州客家文化的 定义等,都是基本前题之一。
  2、惠州客家围屋的主要模式与建设时间推论
从客家围屋在惠州存在的时间看,很明显主要在清代早期至民国早期很 短的一段时间里,时间跨度约在250年左右。在这一时间段中,半圆形围屋的模式多集中于清代早、中期,是惠州客家围屋中最早的模式;方型围屋模式是半圆围 屋的一种变异,一般由超过第三代的客家人所建,故时间上也相对较晚,一般多出现于清代中、晚期以后;广府或本地风格的客家围屋,时间也多在这一时间段。
从 惠州以客家围屋最多、最密集的惠阳秋长的情况来看,秋长的客家人大多从粤东兴梅地区迁徙过来,所以秋长早期的客家围屋也多是兴梅地区围笼屋的演变类型。兴 梅地区比较典型的“三堂两横一围”的围龙屋,一般依山而建,围屋前有半圆月池和禾坪,后有化胎、围龙和龙厅,建筑布局以三进祠堂为中心,两边横屋对称,围 龙屋规模大小由横屋和围龙的多少决定。 秋长的大部分客家围屋特别是早期的半圆围笼屋,就基本上是循此模式,其强烈的梅州风格体现了一种客居者不甘屈就新居住地原来就风行的传统民居,而选择了自 己原有的居住习惯的取向。从族谱调查看,这些早期的围屋,都是从梅州迁入的第一代、第二代、最多不超过第三代所为,时间从康熙初至乾隆年间,恰恰就是文献 所记录惠州地域大规模迁入客家人的时间。族谱和地方调查显示,秋长的客家人,就大部分自康熙年间开始陆续从粤东兴梅地区迁徙过来,也就是从那时起秋长一带 才出现客家建筑。到了著名侨领的叶来亚故居碧艳楼(方形围屋),时间已到晚清,与其始祖周田老屋对比,之间的年距已超过两百年。
  我们需要对惠州客 家围屋最早记录的甄别是,秋长高岭一带的“蒋田南阳世居”、“高布老围”、“茂林新居”等,相关的记录或为南宋、元代的客家围屋建筑,但后者明确记录已于 清代重修,原建筑已不可见,现在的围屋为清代的客家围屋;茂林新居明显无客家围屋的基本要素;蒋田的南阳世居,记录为南宋末年文物,但从其现存的表面文物 看,其实已是比较典型的清代中晚期建筑(图:蒋田南阳世居),故初步认定也属清代围屋。
  3、客家围屋在惠州的变异和特色形成
  惠州客家围屋 的半圆形围屋,方形围屋和粤西风格的围屋,这三类型的围屋,主要在展示惠州客家民居在惠州地域生存的时间、环境、流变以及族群民俗倾向等,提供了实物证 据。围屋建筑和风俗习惯的变异一样,是定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所以,惠州的客家围屋,也经历了族群融洽和生存环境变化所形成的建筑风格变化。惠州客家 围屋遗存的各种文化信息很多,但却也有其发展的规律,使得惠州的客家围屋呈五彩缤纷的同时,又显现出其强烈的东江特色。从田野调查的情况看,惠州最早的客 家围屋都基本上是半圆围屋,这种半圆形围屋,主要的出自梅州及其周边的兴宁、五华等地,特色鲜明,客家味十足。但是,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当地诸多文化因素 的影响,则逐渐发生变异。
  一是环境变化影响的变异:在惠州第三代、第四代以后的客家人,所建造的围屋,多由半圆围屋变成了方形围屋。这一现象,充 分展示了客家人迁入惠州后,受到环境变化的巨大影响,在居宅建设上所产生的明显变化。我们在惠州多类型的客家围屋中可发现一个规律,越往西去,也就是越靠 近广府地区的客家围屋,就越多带锅耳造型的围屋外墙装饰(镇隆崇林世居的锅耳造型、龙门见龙围的锅耳造型);碧艳楼为华侨所建,其或多或少就加进一些海外 的建筑元素;深入惠州本地族群传统居地的客家围屋,其祠堂建筑已大多完全贴近惠州最常见的府第多进多横式建筑风格,以致常常难将两者所分开。这些变化,显 现出广府和东江本地风格民居元素的悄悄融入。
二是时代发展、社会环境影响的变异:其比较有代表性的很显然就是极具东江特色的城堡式方型客家围屋。 如果说,半圆形围屋是客家人在惠州最早的住宅,那么,方形的城堡式围屋则是客家人在惠州立足之后,经逐步改造而形成有本地风格的客家围屋。建造这类子围屋 时,一般都是在惠州居住了数代以上的客家人,这体现了客家围屋在惠州地域演化和成型的过程。这种演化,从外形、规模、民俗的特点看,大概印证了三条比较重 要的演化理由:一是圆形客家围屋到惠州后,客家的后代逐步接受了当地原有的方形多横形式建筑模式,并将之融入了自己的“围屋”传统理念之中,形成了方形的 围屋建筑。二是惠州的方形围屋一般都在数层楼高的围墙上留有众多的枪眼和瞭望眼,其四角基本上就是一座炮楼,防卫的意识相当强,主要就是为了防备战乱;也 有专家认为,这种形式的普遍存在,表明客家人迁入后,与本地族群或曰原住民在对生活资源的占有过程中多发生族群纠纷,因而产生的防备心理并体现于住房的建 造上。原惠州所属的东莞就在清代中晚期发生过大规模的“土客械斗”。在这样的社会生活环境下,方形城堡式的围屋应运而生是大势所趋。可以说,惠州的城堡式 方形围屋,印证了客家人走出东部大山进入惠州丘陵地带,面对多族群相处的环境时,那种自我防备的强烈心态。三是建造一个这么大规模的围屋,需要一大批建筑 技术力量和有专门技术的工人。客家人刚迁来时,或许还可请到故乡的圆形围屋的技术工人,自家也可参与其中;数代之后,这种技术不可能在这里延续了,只能请 本地能建造方形屋宅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以本地人的力量和技术,只能建造方形围屋。
  4、结论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
  ①今日我们所见到惠州客家围屋,是一种渊源传承有序的典型的客家围屋,对比起粤北、赣南、闽地“四角楼”、“土围子”、“土楼”的客家围屋类型,惠州客家围屋与粤东兴梅特色的客家围龙屋有着更为直接的渊源关系;
  ② 惠州的客家围屋的代表性的围屋模式,就是如今在以惠州为中心,上延伸至河源,下延伸至东莞、深圳甚至香港的大量的大型城堡式方型围屋,这种围屋,我们或可 以用区域命名,称作“东江客家围屋”以区别赣、闽、粤北、粤东梅州等地客家围屋。这些特点,在研究惠州客家文化的客观性与其区域的特性,客家族群在惠州形 成的时间与发展,风俗文化的演变等,都有重要的参考作用。
  ③惠州最早的客家围屋,时间集中在康熙元年(1662)至康熙三十四年(1695)左右,与惠州地域大规模出现客家人的时间相吻合,是客家人迁入惠州的鲜活印记。
  ④惠州客家围屋从早期的形成,到中、晚期的变化和发展,印证了客家族群迁入惠州后,经历了与本地族群(包括惠州本地族群和福佬族群)从排斥、防卫到安处、融合的发展历程的“客土”族群的交融历史。
  ⑤惠州客家围屋与东江两岸普见的府第多进多横式建筑以及以“福佬”风格建筑,在惠州相应共存,印证了惠州客家、本地、福佬三大族群在惠州相安而居的社会现实。(此文载于《文化惠州》第二期“惠州城乡志”专栏)

【作者简介】林慧文,男,籍贯梅州五华,生于惠州,惠城区机关工作人员,中国民协会员,省民俗文化研究会理事,惠州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已出版《惠州话俗语》、《惠州民俗》等多部专著。
  评论这张
 
阅读(11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